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思想建设 - 学教活动

惊艳三溪口 人间四月天

发布时间:2018-11-05  作者:本网  点击量:32

 这石墙下有一抹花田,许是为了将这一掌土地利用起来而栽种的。花也多是格桑花,顶好养活的花,开的却一点也不含糊,蓬蓬勃勃,迎风自舞。清晨,幽香淡淡,似有若无,氤氲流荡。

        此时正是夏末初秋,三两点山雨之后,微风细卷,沙柏婆娑,霁光澹荡,那一抹花田中数不尽的微花细朵,那浅斟慢酌的幽幽香意,就如淡淡烟雾弥散在细径旁,树梢上,游人匆匆一过,就连衣服上都染上这似有若无的香气。幽幽香意,是这无形世界的主角,坐于石阶,饮绿听香,真是摄魂荡魄。这里没有繁花艳卉的袭人,只有这一抹淡香幽影的缱绻。不像一些春夏秋三季被花海淹没的公园,各种花,南腔北调,中姿西式,堆砌杂糅,让人在那扑鼻浓香中昏昏欲睡。这里不必华丽楼阁,不必广置土地,置几条幽径,起几处亭台,若再引一湾清泉,便俨然构成一自在圆足的世界,便可使人“小园香径独徘徊”了。

        带着这满心的惬意,我们先参观了三溪口农场里的猕猴桃母本园。

        三溪口农场森林经营所建于1979年,始称林管组,曾是关押刑事犯的劳改农场,依靠采伐树木维持运转;改革的春风在1998年才开始吹拂这里,政策明令:禁伐天然林,刀斧入库。困境中,伐木工人们不约而同地想到了这片山林中那些野生的猕猴桃。经过多次品种改良后,在这里,随处可见成片成带镶嵌在松柏、兰竹之间的猕猴桃园,远观像荷塘,近看如瓜架,蓬勃而葱郁。行走在低矮的藤架下,毛乎乎黄灿灿的果实触手可及。若能留在此地,潜身藤架下,除草施肥套袋,累了则席地而坐,观果看云,饮绿品香,真是人生至味!

        向导说,在三溪口,那改革后有幸远离刀斧摧折的近2万亩天然林区和这猕猴桃母本园可谓深山双璧。

        怀揣好奇与敬意,我们向三溪口天然林区深处进发。

        这海拔1200余米的高山上,天意也变得莫测起来,时而风微树平,时而云垂天低。我们驱车至一分叉路口,还是决意弃车前行,用双脚去丈量美的距离,也让自己的心跟着双脚落在坚实的地上,让心里有灵,贴地飞行。

        许是看到我们游兴高涨,低垂的乌云裹挟着孕育的雨滴悄然散去,只余清冽山风在林间回荡。一条沥青路在林间起伏着向前,路两旁全是树。这里的树像营养充足的孩子,只管甩开臂膀蹭蹭向上,凛凛清姿,成万丈之势,那高直的树身,仿佛只差一点儿就能“刺啦”刺破天穹。一眼望去,绿的树冠,笔直光滑的树身,正如千万杆标枪上插着一朵硕大绿云。行走在这绿云之下,一行人仿佛在这生命的清净悠远境界中融化了,提升了,我的心也随着这连绵不绝的绿意起伏,盘旋。树荫下投,暗影在我们身上扩大又缩小,如雨滴晕染在衣料上,此情此景,正合王维“山路元无雨,空翠湿人衣”之句。其实,这彰显着改革后护林成效的满山空翠,所打湿的并不止游人的衣服,还有我们的心灵。

        此时,眼睛化身饕餮,捕食着目之所及的一切。许是为了打破这千篇一律的沙柏高林,在那一片或灰白,或黄褐,或深棕的树杆间,在那曲折蛇形的纵深小道旁,一株株高及人肩的翠绿小树,捕捉着我们的眼球。其树杆拇指粗细,油绿生光,触手光滑而温凉,叶片呈五角星形,黄中带红,集中于树冠一至三层,最终呈扇面铺展开来,小巧多姿,色彩炫目,若道路两旁的小小火炬。其错落有致的情态,不光凸显了沙柏的高大,也中和了这巨林高木的肃肃凛然之势。

        前行即是一片断崖,也是三溪口林区的最高点。

        登上峰顶,回望来路,才发现我们是顺着山的脊梁走过来的,怪不得一路行来高低起伏,蜿蜒曲折,饶有趣味。

        此峰名为狮子包,山后有一石穴,若雄狮巨口,又名狮子嘴。

        从山顶望去,视野辽阔平远,这里的山们好像约定好了似的,到了一定高度就不在生长,群山慵懒葳蕤,平平形成一片绿色的原野,目之所及,远岫飘渺,淡痕隐隐,山之苍茫接纳了天际之苍茫,天、山相拥处斜斜挑起几缕絮云,絮云被苍茫的山色蒸腾着,犹如棉花一角沾到了墨绿的染缸,颜色由浅至深地变化起来。山峰的棱角也是憨厚温和的,数道山棱也是商量好了的,从谷底缓缓地攀上山顶,如数道臂膀,将谷底的山风送上去,再将天空的云彩扯下来。

        万壑苍茫中,半山脚上有一小块翠绿显得特别醒目,是刚出生的,嫩嫩的。仔细瞧去,原来是几畦庄稼。那嫩绿后还有一片石青色,是农人的房屋。看到小屋与农田,就想到炊烟与牛羊,想到四时的劳作与丰收的喜悦。在如此平寂的绿色底稿上,那抹嫩黄嫩黄的颜色,如沉默中响起的一声惊雷,盎然映现出一个奇特的世界。也就是这样几畦嫩黄庄稼,一片石青屋顶,为这古拙苍茫的大山增添一抹鲜嫩秀丽,为这晴岚绝涧增添了一丝烟火气,那千岩万壑肯定就是在这日日的炊烟拂绕下而多了几丝温情和平易近人。

        在这深山远壑,有茂密桃园、寒林幽树、山腰苇村、奇崛巨石……置身此等词人墨卿难状之景的惬意组合中,真让人心灵坐沙发,眼睛吃了冰淇淋般的畅快。此时,霞峰隐日,平野荡云,禽鸟携云归巢,人群渐渐安静。在嘤嘤穿林山风中,我的心,已沉醉在这壮美河山之中,那历历苔痕,斑斑陈迹里,正无言地讲述着这几十年巨变的轨迹!

        回程的路上,看着那起伏在远方的林中路,我想,我们不正是行走在改革开放的金光大道上么!

(九三学社四川省广元市苍溪委员会  冉金灵)